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4章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4章

时间:2018-01-14 「的士」在平直的公路上前进,韩冰虹的心有点忐忑不安。
  她努力整理自己的心情,直面眼前的处境。虽然此去不测,但韩冰虹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在逆境中反而显得冷静。
  来到「水韵庭院」后,按照信上所说,找到了第20号别墅,侍者一早得了主人的吩咐,便带着她进去了。
  「哈哈……欢迎啊!」
  「韩法官真是一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现在才八点嘛,是不是等不及了,啊?……哈哈!」赖炳不怀好意地笑道。
  韩冰虹对这个无耻的强姦犯是恨之入骨,没好气地扭开头,四处打量着,没有理会对方。只见别墅内装修堂皇华丽,可以看得出主人是个很有钱的人。
  「快给我除下那件东西……」韩冰虹不想和对方纠缠。
  「这个是一定的,不过韩法官来此一场,我们主人想请你上去坐一坐……」赖炳阴声阴气地说。
  「我没有时间……」韩冰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个东西只有我们老闆才能打开,韩法官如果错过了时间,就不要怪我呵……」赖炳显得不要紧的样子。
  韩冰虹没有办法,为了除下那个恼人的东西,只好耐着性子跟着赖炳进去。
  楼梯是黑色的大理石,扶手是典雅的铁艺护栏,一切都是那么的富丽堂皇。
  上了楼,赖炳把女法官带进其中一间房里。
  韩冰虹进去后一看,只见偌大的房间里空蕩蕩的,没有一样东西,但有很多麻绳从天面上吊下来,有点像刑讯室。中间的天花板上有一盏灯,灯罩把光线圈住投射下来,形成一个光圈。只有灯下是比较明亮,四周则很暗,但还是可以看到黑暗中坐着几个人,好像在等着她的到来。
  「好了……站到电灯下……」赖炳将女法官带到光圈里。
  韩冰虹虽然不大愿意,但为了快一些解下身上的贞操带,只能忍气吞声。
  「这边就是我们老闆,韩法官必须听从吩咐,才能将身上的东西脱下来,明白了吗?」赖炳说道。
  韩冰虹没有哼声,只是皱眉看了一下,光线有点刺眼,只是见到那边一字排开坐着四五个男人,面目却看不清楚。
  「现在我们老闆和你交流一下,每一个问题都必须如实回答,明白吗?」赖炳说道。
  韩冰虹不知对方要玩什么把戏,不置可否。刚直的女法官虽然处在不利的境地,但仍然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你……叫什么?」座中不知哪个人先发问。
  韩冰虹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请韩法官回答问题!」赖炳在一旁沉声说道。
  「这是干什么!好像审犯人似的,太过份了。」女法官神色一变,美目圆睁,不怒自威。
  「如果韩法官想解下身上的东西,必须听从我们的,如果不合作可以选择回去,我们不强迫你……」赖炳在一旁说。
  韩冰虹听了气上心头,却又无计可想,既然来到这里就预定会受到对方的玩弄,但求把身上的东西尽快解下来。因为对尿意的忍受是有极限的,尿道和膀胱已经开始有点发痛了。
  「韩冰虹……」女法官别开脸,显得很不情愿的样子,声音小得像蚊子叫一样。一向都是在坐在审判台上问别人,想不到现在自己要亲身体验那种被问的感觉了,这是不是报应呢?
  「大声一点,要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明白吗?」赖炳在一旁指出。
  韩冰虹气得说不出话来,实在是太可耻了,这帮人渣无赖。
  顿了一下,韩冰虹终于强忍心中的怨气,提了一下嗓门:「我叫韩冰虹…」
  走出第一步就意味着开始,黑暗中的男人们会心地对视一眼,脸上浮起淫邪的诡笑。
  「回答得很好…不愧是大法官…很有专业水準……接下来还有很多问题,你要本着法官的行为操守如实回答,不得有假,知道吗!」座中一名男人发声了。
  韩冰虹听了心中一紧,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她努力回忆着,但思绪很乱。
  正在这时座中有人又发问了:「你的年龄,你的职业,职位是什么?在哪个单位工作?」
  韩冰虹气愤地扭开头,对方是在明知故问,分明是要最大程度地羞辱自己。但把柄在别人手上,只能低声下气,韩冰虹想不到自己竟有这样的一天。
  为了尽快结束这种无情的折磨,她狠下心一一回答,角色的变换令她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
  「有人举报你今天在法庭上利用休庭的时间,和证人到候审室通姦,有这回事吗?」
  韩冰虹脑子象炸开了一样,「不……不是……没有这种事……」她急得涨红了脸,大声地否认。
  「但是主审法官到候审室私下会见证人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也不合常规,韩法官怎么解释呢?」
  又是那把似曾相识的男人声,但此时韩冰虹已没有心思去多想了,她在竭尽一切为自己开脱,这帮人太阴险狡诈了。
  「我……我……」韩冰虹涨红了脸,欲言又止,脑海里一片空白,所有的词语彷彿消失无蹤,一向能言善辩的她竟不知要怎样为自己的清白辩护。
  「这么淫蕩的女法官可以载入史册了!」男人们交头接耳的在细声讨论。
  「的确够淫贱,真看不出来……」
  「表面上装得很正派的样子,骨子里却是淫蕩得紧啊!」男人们窃窃私语。
  韩冰虹气得胸口起伏,正在準备出言反击,捍卫自已的人格尊严。
  可以想像到此时男人们卑鄙无耻的嘴脸,实在是太歹毒。
  但在极度的困窘中她脑际灵光一闪,
  「这是一个局!!他们要把我迫入死胡同里,越是辩解越是会说不清的…」韩冰虹突然有所醒悟。
  清者自清!
  只要不置可否就能在无声中击破对方的企图,想到这她反而平静下来。
  「嘴是你的,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韩冰虹不屑地说。
  毕竟是经历风浪的大法官,轻蔑的态度和寥寥数字便令一切化解于无形,这倒令对面的男人始料不及,这个女法官的确不简单,这更吸引了他们彻底征服这个女人。
  「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男人问下一个问题。
  「……是你们叫我来的…快把我身上的东西除下来……」女法官不失方寸,镇定自若。
  「嗯……很爽利……很有大法官的本色,真是令人『肃然起茎』啊……」男人们讚许地说。
  「既然韩法官这么直接,那么现在就开始吧,请韩法官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这……」韩冰虹一下子不知所措,在男人们的注视下脱衣服这是任何女性都很难做到的事情。
  「怎么,还要考虑吗?我们时间不多啊……」
  「这帮人渣……」韩冰虹在心里暗骂,她知道今晚要脱下身上的东西免不了要受委屈,与其这样慢慢受辱,不如乾脆利落一点,好快些结束这种煎熬。
  韩冰虹深吸了一口气,四下里看了一会,心里思虑再三,像下了最后决心,微微侧过身体,解开衣服上的第一粒扭扣。
  空气似乎一下凝住,男人们不再说话了,所有的目光聚集到女法官身上,目睹一名高贵无比的高级法院大法官的脱衣秀,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韩冰虹强忍内心的羞愧,脸上象被男人们投来的眼光灼红,在犹豫中一粒粒地解开衣服的扣子。
  「啊……这是真的吗?……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事……」韩冰虹感到自己的脸象火烧一样发熨。
  但事情象不可挽回地继续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否应该中止。
  扣子全部解开了,女法官在一阵犹豫后终于狠心地脱下上衣,头努力侧向一边,避开男人们专注的目光。
  动作是那么的羞涩犹豫,但每一下举手投足在男人的眼里却是充满了美态。
  上衣脱下后上身剩下一件象牙白的蕾丝奶罩,冰肌雪肤,圆润的肩上挂着精緻的细细吊带连到罩杯上,在罩杯的束缚下,胸口形成明显的深逐的乳沟,小半边白嫩的乳房露出来,让人看得要流口水。
  房间里像只剩下女法官一个人,男人们屏声敛气,眼光全盯在她成熟丰满的身体上,欣赏着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
  韩冰虹一下子感到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但男人们并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看着,彷彿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韩冰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与其这样难堪下去,不如狠下心肠豁出去。
  想到这里,她像说服了自己一样,略为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做了几个深呼吸,胸口微微起伏,慢慢地侧手解开套裙的扣子,忍辱负重,让裙子慢慢地滑下去……
  空气好像凝固了,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一刻。
  裙子落到腿弯的时候右脚从高跟鞋里轻轻抽出,然后小心奕奕把裙子连同衬裙一起脱了出来,右脚脱出来穿回高跟鞋里再脱左脚,动作是那么的优雅,只是比平时慢了一些。
  男人们专注地看着,房间里鸦鹊无声。
  套裙脱下后身体线条基本上呈现出来,而那些贴身的性感衣物令女人倍添妩媚,灰黑色的透明丝袜裹着丰腴修长的大腿,贞操带遮不住三角区,一些耻毛顽皮地从贞操带的边缘冒出来,蜂腰盛臀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韩冰虹从来没有试过这么难堪场面,她情愿一下子全身精光了站在那里,也不愿受那种羞耻感的煎熬,但男人们要看的或者正是这种在羞耻心理和矛盾心理驱使下做出的动作,女人脸上的表情难堪到了极点,这是最令他们感到快意的所在。
  每一件脱落的衣物象见证女法官一步步走向堕落,当她身上剩下最后的遮羞,女人再次变得迟疑起来。
  「全部脱下来!」黑暗中响起男人严刑的声音。
  一个女人无论她多么坚强,她始终是一个女人,在她内心深处还是保留着女人柔弱的一面,只是在权力与地位,还有荣誉的光环下,人们只看到她坚强正气的一面。
  韩冰虹委屈地反转玉手,伸到背后,找到奶罩的钩子,高耸的肉峰一下子变得更挺拔诱人,「啪」的一下,奶罩失去钩绊鬆了下来,女法官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动作变得果断起来,乳罩的肩带从臂膀上滑下,份量十足的乳房因为突然失去支托向下坠了一下,但迅速恢复了挺拔,深色的乳晕上两粒奶头骄傲地上翘着,彷彿向猥琐的男人们示威。
  女法官将手上的乳罩丢在地上,双手不知往那里放,只感受到十分的侷促。
  这是一具近乎完美的胴体,高耸挺拔的雪峰,透明的丝袜裹着两条丰嫩肉感的大腿,分外性感迷人,纤美的玉脚蹬在高跟鞋里,而妖艳的贞操带装在这具端庄的肉体,则令人血脉贲张。
  ……
  如九天神女下凡,纯美圣洁,气质尊贵超凡,不容亵渎。
  但性感的体态分明地刺激男人们的性官能,在裤子下面,每个人都暗暗向女法官举枪致敬。
  男人开始歎息,窃窃私语,像在议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女法官象展览品一样站在那里无助地摇头。
  「很好的身材……谢谢韩法官的表演……」
  「快给我解开这个东西……」韩冰虹忍受着男人下流的调笑,恼怒地说。
  「你说什么?」赖炳一下子站了起来。「请你注意你的态度,韩法官,这里不是法庭,不是你呼风唤雨的地方!……」
  韩冰虹气得说不出话,本能地用手挡住自己的身体。
  「现在是你请求我们为你办事,要注意你的语气,不要老是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知道吗……」
  女法官受尽了气,但最后不得不放下架子,要结束这场凌辱是要付出代价的。
  「要拜託我们怎么做呢,得清清楚楚地说出来,否则我们是不明白的呵……嘿嘿……」
  韩冰虹差点想哭,想不到还要开口请别人凌辱自己,世间竟有这等可耻的事,简直是不可思议。
  韩冰虹嚥了下口水,深深吸了口气,好像前面是个悬崖,準备跳过去。
  「请……请给我打开这件……贞、操、裤……」女法官无比委屈地说。
  「嗯……说清楚些,拿出你在法庭上的威严来,再说一遍……」男人中一把较老的声音说。
  韩冰虹气得紧咬嘴唇,在男人的要求下只好大声又说了一次。
  「嗯……终于愿意放下大法官的高姿态了,好,既然韩法官这么说了,我们也不能就手不理,那么现在就请马院长动手吧……」赖炳像个主持人一样。
  「现在请韩法官趴下,把屁股抬起来……」
  「不……这是干什么……我不要……」韩冰虹愤怒地叫道。
  「这是解除贞操带的必要步骤,因为贞操带的暗锁是设在韩法官屁眼的位置,必须用这个姿势才能方便操作,请韩法官配合一下……」赖炳装出很认真严肃的样子说。
  韩冰虹听了脸上「唰」的一下红起来,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下流了,女法官气得扭开头不加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