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四十一章 龙驭风云(下)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四十一章 龙驭风云(下)

时间:2018-01-14 侯龙涛舔着女人的脸颊,右手爬上了她高挺的胸口,试图解开她的衣扣儿,「云云,让我见见她们的庐山真面吧。」
  冯云把左腿架到了男人的腿上,左手推住他的右胸口,小腰儿一拧,胳膊一用力,一下儿就翻身骑到了他的腰上,「我要先看看你的。」
  「哼哼哼,」侯龙涛撇着嘴笑了笑,将双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在她的腰身上搓动,「什么意思?你要看我的什么?」
  冯云没有回答,只是抓住了男人的衣领儿,猛的向两旁一分,把一排扣子都崩飞了,她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彩。
  侯龙涛特意把身子绷紧了,两块厚实的胸肌上下的滚动。
  「呵…呵…」冯云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她的小嘴儿张开了,呼吸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变得又粗又重,在男人硬梆梆的肌肉上轻抚的双手也跟着颤抖起来,「漂亮…漂亮…比我梦里的还漂亮…」
  「你什么时候梦见我了?」侯龙涛预感到自己将见到这个女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自己也许是第一人呢。
  「你的废话太多了。」冯云把脸埋进了男人的颈项间,拚命的舔着、吻着,而且还在不断的向下移动,因为他的左胸上有伤,大力的舔舐全都集中在右边,然后就是八块儿稜角儿分明的腹肌。
  「哈哈哈。」侯龙涛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他把头仰了起来,真是事事难料,几天前这只母老虎还把自己揍得满地找牙呢,现在却像只小猫儿似的在自己身上舔来舔去。
  冯云可顾不得爱人在笑什么,她要见自己最想见的那个东西,那个自己等了二十七年的东西,她拉住了男人的裤腰,使劲的把它连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啊!」
  「呵呵呵呵。」侯龙涛听见了美人的惊叫,他知道这种时候自己应该说点儿调情的话,可怎么也忍不住笑。
  好在冯云现在没精力理会男人的反应,她一把抓住了那根如同擎天一柱般的大鸡巴,又热又硬,还会跳,真货就是有血性,感觉就是不一样。
  冯云用力的在阴茎上撸了几下儿,低下头,把舌头伸出来,托住球形的睪丸,津津有味儿的舔舐、吸吮。
  「嗯?」侯龙涛把头低了下来,虽然女人的技术不能算纯熟,但明显是有一定经验的,「你以前有过男朋友?」他想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摘过这朵带刺的玫瑰。
  「你走运。」冯云抬眼盯着男人,舌尖儿顶在两个睪丸的中间,顺着阴茎慢慢的往上舔动,直到包皮繫带,然后上唇向前一盖,就把整个龟头儿含进了口腔中。
  「我走运?因为你是第一次?」
  「明知故问。」冯云口交起来完全是欧美女人的风格,特意在口中存储些津液用于润滑,除了大口大口的舔舐阳具之外,就是极为用力的吸吮,虽然也用上了喉咙,却是一触即吐,并不会利用咽喉的蠕动来挤压龟头儿,有的时候她乾脆就不用嘴了,只是拚命的飞快上下捋动包皮,还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侯龙涛开始怀疑新妻的口交是跟毛片儿上学的了,虽然她说是第一次,却一点儿都没有害羞的表现,那种兴奋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孩儿在央求了很久之后,终于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似的。
  冯云是越舔越有劲,越嘬越上瘾,简直就跟是在吃冰棍儿一样,吮的「滋溜滋溜」直响。
  「啊啊…」侯龙涛不再笑了,感觉上来了,他左手揽住美女的后脑,右手在她的左耳侧搓揉,屁股开始一下儿一下儿的向上拱,把肉棒往她的嘴里插。
  「嗯…嗯…」冯云的兴奋程度明显的又上了一个台阶儿,她只用嘴叼住阴茎,随着男人的动作上下晃头,任凭自己的口水顺着大鸡巴往下流,双手解着自己的衣扣儿,可因为太激动了,费了半天劲才解开了两颗。
  侯龙涛想要帮忙儿,女人却已经窜了起来,重新骑在了他的腰上,抱着他的头狂吻了起来。
  「嗯嗯嗯!」男人的下嘴唇儿被冯云咬住了,不得不顺着她向后拉的趋势,坐直了上身。
  侯龙涛突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一把扯开了她的衣服,双手捏住两颗圆滚的乳房用力的揉捏,时不时的在她的奶头儿上掐揪,嘴吧贴着她的脖子、肩膀又啃又咬,她显然是喜欢略微粗野一点儿。
  「啊…啊…」冯云肆无忌惮的大声欢叫着,她抱着男人的身子,双手在他的后背上抓着、挠着。
  「要我嘬你的奶子吗?宝贝儿,要不要?」侯龙涛手里的乳房又大又软,好想用嘴去感受,可女人把他抱的真是太紧了,要低头谈何容易啊。
  「你嘬啊,啊…你亲我的乳房啊…」冯云把双手扶在了男人的肩头,螓首后仰,将胸脯儿高高的挺了起来。
  侯龙涛终于有机会看清新妻的美妙乳房了,球形的奶子细滑白嫩,和周围的古铜色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娇小的乳晕和乳头儿跟丰满的大肉球儿在一起产生了不协调的美,它们的颜色和玉倩的一模一样,都是嫩嫩的纯粉色,也许这是写在冯家的血统里的。
  「你…你在等什么?」冯云用脑门儿压住男人的头顶,难耐的磨擦着,就算是隔着一层病号儿裤,她仍旧能感到热乎乎的阴茎在自己的屁股后面抖动,从它在自己臀峰上敲击的力度就知道它有多硬了,但她并不急着让大肉棒进入自己,她要细细的、慢慢的体会这等待已久欢乐时光。
  侯龙涛用舌尖儿把美人的乳肉顶得凹了下去,用力的舔、吻、蹭、嘬、咬,用自己的唾液把圆圆的胸脯儿糊了起来,左手仍旧攥着一颗乳房,像挤奶一样的捏弄,右手绕到她的身后,往下拽着宽鬆的裤子。
  「啊…对…对…好…就这样…再用力啊…啊…」冯云忘情的欢叫着,美丽的螓首狂乱的摇动着。
  侯龙涛把一粒硬硬的奶头儿含在口中,拚命的吸吮着,双手把美女的裤子拨到了她的屁股下面。
  冯云穿的是一条TACTEL与莱卡混合质料的Y型内裤,男人的双手直接就抓住了她的圆臀,所用的力度就好像是要把她的屁股捏爆一样。
  「爽!再来…再来,让我爽…让我爽啊…」
  「可以,我让你爽,」侯龙涛已经被女人的淫言蕩语逗得色慾高涨了,也开始叫喊,「叫老公,叫老公,叫了我就让你爽死。」
  「老公…好老公…亲老公!弄我…弄我…」
  侯龙涛右手的中指从侧后方钻进了女人的内裤里,往她的臀缝中一探,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她的菊花蕾上,在没经过任何润滑的情况下,狠狠的捅进了她紧凑的肛门里,在她娇嫩的肠壁上按揉。
  「啊!」撕裂般的疼痛使冯云的身体猛烈的痉挛了一下儿,但她却没有任何痛苦的表现,仰起的俏脸上反而出现了如癡如醉的神情,「老公…啊…啊…玩儿我…玩儿我…啊…把你玩儿女人…玩儿女人的本事都…都用在我身上…啊…啊…」
  女人不符性格特徵的话让现在的情况变得更性感了,侯龙涛早已发现比起温柔来,这妞儿对粗暴更有感觉,他一抄新妻的双腿,把她掀翻在床上,一把撕下她的内裤,左手掐住她粉红色阴唇顶端勃起的小肉球儿搓揉,右手的食中二指并在一起,「噗」的一声插进了她娇嫩的屄缝儿里。
  冯云的小穴已经变成水帘洞了,男人的手指进入的很猛,把大量的淫水儿挤了出来,在她的屁股下面形成了一大片湿迹。
  侯龙涛抠的很卖力,手指拚命的往女人阴道的深处捅,猛烈的挖弄不仅发出了「咕叽咕叽」的淫声,还使得不断涌出的爱液四散飞溅而出,在白色的床单儿留下星星点点的水渍,加上刚才的那一片,彷彿绘成了一朵怒放的菊花儿。
  「太…太棒了…啊…」冯云双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大奶子,两脚撑住床面,双腿弯曲,把臀部悬了起来,每隔两秒钟向斜上方猛挺一下儿,由于极力的缩紧,柔软的屁股蛋儿的两侧出现了两个圆坑,她只觉得自己的子宫都要炸开了,「快…快…啊…我要…嗯…我要…给我高潮…我要高潮…啊…爽…给我…」
  侯龙涛真是被女人这不为人知的一面所吸引了,右手继续抠屄,左手改为了捏乳,脑袋探进她的双腿间,嘬住可爱的阴蒂吸吮了起来。
  「啊啊啊…」冯云的声音似哭似笑,右手拚命的在床上拍打着,阴道收缩的力度突然间加大了,爱液的分泌量也急速的增加,她被指奸到了高潮,「呼…呼…呼…老公…老公…鸡巴…给我大鸡巴…啊…用大鸡…用大鸡巴捅我…」
  怎么说也有几天没沾荤腥了,不用人叫,侯龙涛就已经忍不住了,他的身子往前一拱,双肩就卡住了女人的腿弯,阴茎正好儿搭在了她的阴门上。
  冯云比男人还急,她的双手全都伸到了自己的屁股后,扶住烧红了的铁棒般的阳具,在自己的阴唇间滑动了两下儿,就把圆大的龟头儿纳进了饥渴的小穴中。
  侯龙涛一感到自己肉棒的尖端被火热的嫩肉包裹住了,立刻就开始疯狂的肏干,狠插猛抽,把女人的阴户撞得「啪啪」作响,「好,好极了,够紧,够热…」
  「肏…肏我…使劲啊…老公…」冯云不只被动的挨肏,她还主动寻求增加性快感的途径,左手碾着自己的阴核儿,右手揉捏自己的乳房,这些跟粗大的男根对自己娇柔的阴道内壁的超快磨擦、子宫的强力撞击比起来,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附加。
  侯龙涛的兴致高涨,把女人的右腿向边儿上一压,自己的左腿一抬,形成了跨跪在她右大腿上的姿势,同时还是把她的左腿扛在胸前,还「迫使」她把上身也向左侧扭了过去,这样自己在毫不减速的肏她的小屄的同时,还可以一边亲吻她的小腿一边抚摸她的大腿,左手还能抓着她的奶子揉来揉去。
  冯云左手抓着自己的左脚腕儿,右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在极度的眩晕中,她仍然没有停止大声的喊叫,她要把内心的快乐和肉体上的愉悦毫不保留的宣洩出来。
  「跪起来。」侯龙涛要用自己最喜欢的体位,他的口吻完全是在命令女人,一点儿不像平时对其他几个爱妻那样温柔。
  「是…嗯…是…老公…」冯云出奇的顺从,她美丽的脸庞上儘是迷离的表情,缓缓的翻过香汗淋漓的娇躯,撅起了丰满的屁股,但双臂却无力支撑身体,弯曲着摊在螓首两侧,两手抓着床单儿。
  侯龙涛双手死死的捏住女人圆滚的臀峰,往两边用力的「撕」开,粗长的阳具缓慢的、一寸一寸的顶进了她粉嫩的阴穴里,眼看着汩汩的淫汁被压迫而出。
  冯云的身材绝对是属于健美型的,但她的屁股跟乾瘪完全不沾边儿,不仅形状圆润,弹性更是出众,男人每在上面撞一下儿都会产生和肥美的大屁股一般的涟漪。
  侯龙涛只慢慢的抽插了不到二十秒,就发现自己从女人那里得到的反应远不如以前,既然对方对粗野有着这么执着的追求,他就又恢复到了飞快的在女体里进出,同时又加了点儿料,左手的大拇指找準时机,在她粉红色的小屁眼儿微微张开的时候,坚决的挤了进去,右手高高的举起,又重重的落下,在她的屁股蛋儿上留下了一个掌印。
  「啊!」冯云尖尖的叫了一声,臀峰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与此同时,强大的电流儿从小腹向四肢百骸急速的扩散,从髮梢儿到脚趾尖儿都是又酥又麻,她心里不仅一点儿都不埋怨男人的暴行,还把屁股撅的更高了。
  侯龙涛连续不断的拍打着女人的美臀,每打一下儿,都能感觉到阴道产生更强的收缩,膣肉的这种一缩一放的蠕动带给他强烈的快感,致使他越来越用力,以至于都超过了「揍」任婧瑶时的力度。
  「要…要死了…要死了…」冯云的叫声渐渐的从声嘶力竭变为了现在的轻轻呜咽,她的脸埋在床上,虽然快感仍旧如潮,但却已无法做出激烈的回应了。
  「嗯…」侯龙涛的精液毫无保留的注入了女人的体内,然后就俯身压在了她的后背上,闭着眼睛温柔的舔吻她的肩头。
  冯云只觉一股火流窜进了自己的子宫里,烫得自己浑身都暖洋洋的,就好像泡在温水里似的,别提有多舒服了。
  两个重叠在一起的人静静的待了有好几分钟,冯云还在尽量的调整着呼吸,但体力已经有了些许的恢复,「老公,呼…我还想…呼,还想要,你…你还行吗?」
  「还行吗?」侯龙涛一下儿蹦了起来,把女人翻过来,在她面前晃着再次勃起的阴茎,「我的宝贝儿什么时候想要,我都行。」
  冯云真是喜出望外,一下儿把男人扑倒在床上,压着他吻了起来,「老公…」
  侯龙涛伸手在女人光滑的背脊和大腿上抚摸着,把她的香舌纳入口中吸吮,「没想到你还真骚的可以啊。」
  「不许这么说我,」冯云抬起了上身,跨跪在男人的腰上,一手按在床上,一手伸到双腿间,扶住直立的阳具,慢慢的坐了下去,「啊…」她合上双眸,轻咬银牙,螓首后仰,发出了一声舒爽的歎息。
  侯龙涛狠狠的抓住了女人的美乳,屁股猛的向上一拱,这是下一轮儿急攻的前奏。
  「别…啊…别…」冯云双手按住了男人宽厚的胸膛,「温柔点儿,这次我要你温柔一点儿…嗯…」
  「没问题,温柔我最拿手儿。」侯龙涛在坐起来的同时,把女人的双手拉到了自己的脖子后面,然后捏住她的屁股,一边舔吻的她脖子,一边轻轻的抛动她的身体。
  「嗯…嗯…」冯云紧抱着男人的颈项,歪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小声的呻吟着,比起疾风暴雨般的肏干,巨大肉棒对阴道缓慢而细緻的磨擦也别有一番情趣。
  两个人连午饭都没吃,一直在不停的做爱,直到快三点的时候才偃旗息鼓。
  侯龙涛一次又一次的把滚烫的浓精喷洒进女人体腔的深处,对手只有一个人,没有人能在床上跟他单挑的。
  冯云可算是过了瘾了,上次高潮的余韵还没过去,下一次的高潮就又来了,虽然那种感觉比做神仙还美,但她的体力最终还是支撑不住了,但她并没有软语告饶,而是以是时候该去机场了为借口,结束了让她心神蕩漾的性战。
  当他们走出病房的时候,正在走廊上的几个护士都红着脸向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冯云刚才的叫床声那么响,就算墙壁有点儿隔音的效果,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外面的人听到了。
  侯龙涛这么不要脸的流氓都被瞧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想要加快脚步回自己的房间,可冯云却好像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把男人的胳膊挽的更紧了,脸上充满了自豪,好像是在炫耀自己千挑万选的结果。
  从穿好衣服到在去机场的路上,冯云在性情上的极度转变再次表现无疑,她没有一分钟不偎在男人的身边的,每两、三分钟就要跟他蹭蹭脸,每四、五分钟就要和他接个吻,那个粘糊劲儿简直比薛诺还要厉害。
  其实这种转变并不难解释,出于对这个男权社会的厌恶,又加上她自身优越的条件、坚强的性格,心高气傲的冯云对任何男人所产生的第一种感情就是竞争,在侯龙涛之前,她从未遇到过真正的对手。
  可在另一方面,冯云不能阻止自己的身体走向成熟,无法阻止自己产生正常的生理需要,她并不是不想男人,只是能让她动心的人迟迟没有出现,一套网上订购的性具和几张西洋的淫秽DVD成了她的闺中密友,白天她对男人不加颜色,夜晚却一边用橡胶棒抽插自己颜色纯正的小穴,一边幻想自己未来爱侣的强壮身躯。
  冯云一直觉得自己对男人的要求并不高,钢铁般的意志、钢铁般的身体,外加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世就对自己唯唯诺诺就足够了,其余的一切,什么长相儿、学历、身份都不重要。
  问题是那样的男人就算有,冯云也从来没碰到过,看着身边的人都是成双成对儿的,她羡慕,她嫉妒,她觉得不公平,久而久之,心理上的不平衡和生理的不满足造成了她的性格越来越偏激,甚至都到了变态的地步,她表面憎恨男人,内心却渴望男人,「你们不是不识我这颗珍珠嘛,作为奖励,谁能让我动心,我就对谁百依百顺。」这就是她对自己发的誓。
  侯龙涛这个便宜算是捡着了,冯云现在爱他爱得要死,他说什么冯云都会当圣旨一样去办的。
  两个人乘座的是一架军方的小型客机,从解开安全带开始,冯云一直是坐在男人的腿上的,咬着他的耳根儿不停的说这说那,从物价到失业率,从教育到城市建设,从购物到科技,天南海北一通瞎侃,她就好像以前从来没说过话似的。
  侯龙涛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也随着女人在那儿聊,「你以后都不会再用那个什么碳纳米管织的布了吧?」
  冯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把衣服撑得高高的胸脯儿,「你不要我用吗?那我就不用了。」
  「当然不要你用了,」侯龙涛伸手在女人的乳房上轻轻的捏了捏,「她们现在是我的了,有我罩着,坚决不允许你再压迫她们。」
  「都说了听你的了。」冯云以前最讨厌男人用这种物主的口气说话,现在却特别喜欢听爱人说这些意似佔有的言语。
  飞机是在北京西郊机场降落的,有一辆「甲A02」直接开上了停机坪,在不远的地方等候着。
  侯龙涛和冯云一前一后的下了机,完全没有了亲密的举动。
  「你等我的好消息。」冯云扭头看了一眼男人。
  虽然侯龙涛没有眼镜儿,一样能感觉到女人双眸中蕴含的情意和不捨,说实话,还是有点儿不太习惯,「我等你的电话,不是要你的好消息,是要听你的声音。」
  冯云笑着转身向「甲A02」走了过去,有男朋友的感觉真好,但她上车的时候又恢复到了面无表情。
  「开车吧。」坐在后座儿上的一个便衣老者向司机吩咐了一句,「小云,你真是太胡闹了。」
  「胡闹?我走之前已经跟你说过我要干什么了。」
  「你生病了还爬什么山?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你让我怎么…」
  「你会在乎吗?我小时候发烧都快烧死了,你也没到医院看过一眼啊。」
  「我答应过你妈妈好儿好儿照顾你的。」
  冯云望着窗外,没有再回嘴。
  侯龙涛是一直目送着轿车驶出了视线之外,才自行离开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编者话:前几章写到侯龙涛倒霉的时候,无数读者大叫憋得慌,刚刚有点儿转机,立刻又有说他太顺的了,众口难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