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半途截杀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半途截杀

时间:2018-02-05 「马惊了!」
  「马惊了……小心……」
  瞬间的功夫,从小巷里面猛的冲出了一辆满载着乾草的马车,拉车的马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惊吓到,乱蹦乱跳,乱踢乱叫,疾如迅雷,闪电一般的冲向了月如的马车。而此时车前的那个车伕好像是完全被吓呆了,只是坐在车手的位子上,双手僵硬,面目青白。
  「大胆!」
  「什么东西?」
  策马走在月如马车前面的两名城卫军甲冑骑士此时显出了他们扎实的功夫。在双方都如此高速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做出正确的反应,採取了应急的防护措施。
  呵斥的同时,两个甲冑骑士腰间的阔锋剑已经闪电般的拔出,双脚一踢胯下战马的马腹,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受惊的车马。
  剑光如电,喝声如雷。
  一左一右两名甲冑骑士贴近了满载乾草的马车,左边的那个甲冑骑士手中的阔锋剑朝着受惊的马用力挥去,而此时另外一位甲冑骑士则是俯下身子,整个人紧紧贴在马腹,阔锋剑伸出,半露于战马的侧前方。
  一声烈怒的嘶叫,血柱沖天。
  受惊的那一匹马的整个马头居然被甲冑骑士的一剑斩下来,飞起的马头喷洒着鲜血,在空中划过一道猩红的轨迹,无头的马拖着马车还在向前冲,但此刻另外一边的甲冑骑士已经到了马车的轮轴位子。
  阔锋剑猛的挥出,重重的斩在马车的轮轴上,木质的轮轴根本禁不起如此大力的斩击,当下四分五裂,连带着车轴也飞散。
  失去一边轮轴的马车轰然侧翻,乾草满天飞舞,在地上拖滑的马车已经不会对月如的马车产生什么威胁了。两名甲冑骑士刚刚鬆了一口气,不料突变却发生了。
  从满天飞舞的乾草之中,突然跃出了三道人影,连同原本坐在车手位子上的那个车伕,四个人的双手齐扬,半空之中各色的暗器如暴雨,打向两个心神刚刚鬆懈下来的甲冑骑士。
  蹄声如雷,原本和月如的马车交错而过的那一辆轻车也在此时蓦然调转车头,驰上了快车道,速度之快,简直让人难以想像。
  跟随在月如马车后面的那两名甲冑骑士发觉到情况不对时,轻车上那个满脸虬鬚的驭手飞快的从车座下面掏出了一具箭匣,瞄準了月如马车后面的两个甲冑骑士。
  刚刚转过头来的两个甲冑骑士见到黑黑的箭匣,不禁大惊失色。因为他们认出这个箭匣是五连发的连珠箭,其威力之大,二十步之内,即便是重甲在身,也无倖免之理。
  一声机弦的震响,五枝利箭呈扇形飞出,其速如电,没有等到甲冑骑士转过一个念头,便已经到了跟前。
  「噗,噗!」
  两声沉闷之极的响声过后,两名甲冑骑士的身上各中了一箭,力透重甲的连珠箭果然是威力惊人,整枝箭贯穿了甲冑骑士的身体,巨大的冲力甚至撼动了甲冑骑士的身体。
  摇晃了两下,两名甲冑骑士从马上重重的落下。而此刻,他们在马车前面的两名同伴虽然说在刚刚处理受惊的马车时展现了过人的胆识和身手,但在有如暴雨一般可怕的暗器攻击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被淬毒的暗器击中了脸部的两名甲冑骑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从战马上一头栽下来。可见,暗器上所淬的毒是见血封喉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发生的,几乎可以说是转眼之间,月如马车前后的四名精锐甲冑骑士便被击毙了。
  街上的行人大哗,无不惊恐万分的奔走逃避。在艾司尼亚出手杀死甲冑骑士,绝对是一场可怕的灾祸。
  月如马车上的那个驭手发觉到情况不妙时,便双手猛抖,催动马加快速度,试图冲过去。但他也仅仅是多活了一点时间,在甲冑骑士落地的时候,那四名杀手已经朝月如的马车发动了再次的攻击。
  又一波可怕的暗器攻击,打在马车车壁上,发出了劈里啪啦的暴响。
  马车的那个驭手满身鲜血,扑倒在车座上。只有两匹拉车的骏马还在不知情的向前狂奔,也许它们也知道留下来的话,会是死路一条。
  砰然一声,马车后面那辆轻车的四壁飞散,从里面急速跃出了两条大汉。说大还真是大,足有一丈两尺高的身材,走在路上,绝对是引人注意,怪不得要藏身在轻车里面,不过说起来也真是难为他们两个人,如此巨大的身材,藏在小小的轻车里面,那种光景可想而知。
  人大,步伐也大。两名大汉向前急奔了两步,便已经到了月如马车的旁边。
  一声怒喝,其声如雷。两名大汉居然同时伸出粗壮的手臂,大手一把拉住了马车的后辕。
  刺耳之极的嘶鸣,蹄声杂乱,四蹄向前乱踢,整个马车都在剧烈的摇晃。
  简直不敢相信,这两名大汉居然在烈马怒叫之中,硬生生将疾如奔雷的马车拉住了,看他们的双脚都陷入了地下。要知道快车道上所铺的可是坚硬如铁的青石,他们所具有的力量可想而知。
  车停,人静。那些杀手攻击了两次暗器之后,身子落在马车的旁边,各自瞪着怪眼,一动不动的望着马车。那两名拉住马车的大汉也收手站在马车的后面,满大街上除了他们之外,已经看不到一个行人,肃杀之气瀰漫在空中,连所有的骏马也似乎被杀气所震撼,不安的站立着。
  「月如小姐,请下车一叙!」
  不知何时起,一个青袍的中年人出现在马车的前面,一对赤眉,高高的颧骨,坚毅的下巴,身材修长,尤其是他露在外面的双手,红润晶莹,就好像是少女的玉手一般,但出现在这样一个气质超然的中年男人身上,委实有些令人诧异。
  「我说是谁呢!竟然敢在艾司尼亚拦住我的马车,还当街出手杀害城卫军的甲冑骑士。」
  马车的门并没有打开,月如那声音传了出来。虽然她的语气冷如冰霜,但配上她那绵软入骨的嗓音,还是具有令人失神的魅力。
  「玉光长老,你千里迢迢离开风之神殿,难道就是为了和我一叙吗?」
  淡然一笑,玉光长老的双眼紧紧盯住了马车的车门,一股怪异的劲气在他的身边盘旋,虽然肉眼看不到,但空气的流动却是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你不要想拖延时间,等待城卫军的救援。因为这一带的城卫军都被调派到三条街以外去处理那边的斗殴事件了。」
  玉光长老的声音不大,但一个字一个字都十分稳定有力,震的马车前的流苏都不住抖动,显然力的方向是马车里面的人。
  「好身手,玉光长老看来是大有长进啊!」
  月如轻轻的一笑,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心神为之摇曳,功力不足的甚至从内心深处涌出一股莫名的冲动。
  「天魔笑!」
  玉光长老的脸色微微一变,张口低低啸了一声,震醒了那些功力不足的手下,因为此时他们的脸上都快要出现恍惚的神情了。
  「好厉害啊!没有想到月如小姐的天魔笑已经达到了九成的境界,看来这一次我还是低估了你。」
  轻轻歎息了一声,月如的声音再度柔柔的从马车里面传出来。
  「玉光长老,你真的要对我这样一个弱女子赶尽杀绝吗?」
  「既然月如小姐你执意要帮助叶天龙这样一个恶魔,那么我也就只好抱歉了。」
  玉光长老的脸上闪过一丝动摇的神色,但他很快便将自己的心神稳住。起先月如的天魔笑是发散的,而这一次她却是针对玉光长老一个人的,所以给玉光长老造成很大的威胁。
  「好厉害的天魔笑,月如小姐,看来留你在叶天龙的身边,将会造成更可怕的后果。」
  「看来是真的没有办法了,那我也只有出来了。」
  月如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在场的众人全部心神一紧,无不将目光投注到马车的门上。毕竟月如的名声他们都是如雷贯耳,现在终于可以亲眼看一下这个传说中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到底有多么的迷人了。
  车门慢慢的拉开了,玉光长老的神情一厉,青袍下的身躯也渐渐弓起来,这是一个準备动手的信号,所有的人立刻提足了功力。
  「砰!」的一声,马车向四周炸开,木板和碎片呼啸飞舞,好像是无数锐利的刀片,在周边八尺的空间里面旋舞,声势极为惊人。
  玉光长老率先大喝一声,双掌齐出,狂涛一般的劲气席捲,好似吸水的巨龙带动空间中的木板碎片反向奔走,冲向了半空中那一道衣裙飘舞的人影。
  而其他的杀手此刻也纷纷打出手中的暗器,并同时悍不畏死的冲上前,齐齐出手攻击。
  「人在下面!」
  倒是站在马车后面的那两个身材巨大的大汉眼力惊人,在如此混乱的场面之中发现了月如的真身,居然在马车炸开的同时缩身下坠。
  出声狂叫的同时,两个大汉狂扑上去,双手齐出,就像是捞鱼一般,抓向了车下的月如。无数的木板和碎片打在他们的身上,不断发出了噗噗的沉闷响声,似乎他们的身体并不是血肉组成的。
  月如的身形变得更小,几乎是要化入地下,两个大汉的四只巨掌好似一张严密的肉网,当头罩下去。
  劲风激荡,石飞木扬,没有人真的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一声娇叱和两声炸雷一般的霹雳。
  月如的身躯变得娇小无比,简直就要完全失去人形一般,贴地飞遁,而那两个大汉则是身子倒飞五尺,口角溢血,脸色苍白有如死人。
  判断错了方向和目标,玉光长老此刻收手变向已经来不及了,只有眼睁睁的望着月如的身形消失在长街的尽头。
  「真是该死,居然被她逃掉了。」
  顿足大叫的玉光长老,脸色铁青,因为他这一次是有着万全的準备而来,真正的主力便是马车后面那两个身材巨大的大汉,凭着巨灵族的两个高手,想来出其不意的攻击一定会奏效,没有想到月如还是顺利逃脱了。
  「我们也快点走吧!城卫军马上就会赶来了。」一个巨灵族的大汉挣扎着站起来,对玉光长老说道。
  「我们的两记雷神之怒都击中了她的身体,也够她受的了。只是我们没有想到她居然在那样电光石火的瞬间还会反击,这个鬼女人真是可怕。」
  「击中了就好,她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玉光长老的心稍微放下一点,雷神之怒威力巨大,足以引发对手体内的真火,让对手五内俱焚。
  大批的城卫军在玉光长老他们走后的片刻赶到了现场,整个街区被完全封锁,所有追蹤查迹的高手在各处查找线索。
  国务秘书在大街上遭受袭击,而且身负重伤,生死未明,这足以在艾司尼亚掀起滔天的巨浪。
  很快的,全副武装的城卫军开始在艾司尼亚挨家挨户搜查,而一部分精锐的主力部队,更是被人暗暗布置在神殿的周围,现在就等查到一丝可疑的线索,一场大战将不可避免了。
  但是由于神殿的人坚决否认,甚至愿意开放神殿各处给城卫军搜查,并派遣人手随同城卫军盘查线索,因此发动攻击的命令从无忧宫中迟迟不出。
  叶天龙一方的人无不在急切的期待着叶天龙从白石山前线赶回来,这种局势之下的确是需要他来主持大局了。
  整个艾司尼亚的气氛越来越紧,但叶天龙并没有按时赶来,这让某些有心人心中暗暗称快,而叶天龙一方的人却是变得有些焦急起来,不少冷眼旁观的有心人则暗中推测其中肯定出问题了。
  的确,叶天龙现在也正是处在生死的关头。
  叶天龙是在上午九时动身赶往艾司尼亚的,从白石山到艾司尼亚有一百三十六里的路程,快马也需要走两个半时辰。
  因为走得匆忙,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都没有跟过来,这也是叶天龙想让玉珠和辛西雅她们好好休息一下,毕竟之前的那一场大战她们付出的比起叶天龙来说,要超过一倍都不止。
  单人独骑,快马加鞭。
  叶天龙好久都没有像这样一个人赶路了,所以心情也并没有因为艾司尼亚的那些麻烦事情而变得糟糕,可以说,他的心情是相当的愉快。
  中午时分,叶天龙已经赶了超过大半的路程。
  顺着大道向前奔驰,转过一个弯道,五里坡在望。这座只有二十余户人家的小村庄,狗可真养得不少,而且一直狂吠不休,一犬吠形,众犬吠声。
  乡间狐兔甚多,犬吠是平常得很。
  五里坡,是艾司尼亚前面的一处停靠站,很多的旅客在进入艾司尼亚之前,都喜欢在这里休息一下,吃个饭,喝个茶,然后再精神抖擞的进入法斯特帝国的千年帝都。
  跑了半天的路,叶天龙也正想休息一下,前面便是一间小客店。
  中午时分,客店里面有不少的人就座,叶天龙从坐骑上跳下来,马上就有一位伙计笑着迎上来。
  「客官,要休息吗?」
  「不错,把马喂一下,我吃一点东西马上就走的。」一边说着,叶天龙将缰绳递给伙计,举步往客店里面走去。
  「好的,没有问题。」伙计跟在后面,十分快活的说道。
  「咦,里面的人真不少啊!生意不错吧?」叶天龙站在店门口,信口问道。
  「还好,都是大家看得起小店。」从店里面走出来的另外一位伙计低头弯腰,向叶天龙笑道。
  「是吗?」叶天龙的脚步停了一下,目光飞快的扫视了一圈,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泰然举步往里面行去:「你们都準备好了吧?」
  「嗯……」伙计本能的应了一声。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下去,叶天龙已经飞快的接下去了:「真是难为你们了,以你们这样一群高手,在这里装神弄鬼,太有趣了。」
  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客店里面所有的人都听到了。瞬间,整个嘈杂的客店变得安静无比,甚至连一根针落地都可以听的到。
  「客官,你……」身边的伙计是最快转过念头的,他一边低头向叶天龙陪笑,一边手却是飞快的搭上了叶天龙的手臂。
  「去你的!」叶天龙发出了一声怒喝,向后猛的一脚踹出,从身后扑上来的一个旅客当下口喷鲜血,扑倒在地。
  与此同时,叶天龙的大手反扣,一把将身边这个伙计的脉门扣住,运劲下去,顿时让伙计的全身僵硬,面目变色。
  一阵大乱,客店里面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纷纷从下面拿出了武器。
  「好厉害,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都是假扮的?」一个打扮成老人模样的旅客开口向叶天龙问道。
  仰头发出一阵大笑,叶天龙随手把扣住的伙计推开,全身劲力被震散的伙计此刻已是满头大汗,脸上的肌肉出现不住抽动的迹象,可见他的经脉都已经被叶天龙制死了。
  「很简单,因为前线正在作战,这一条大道应该是被封锁起来的,你们这些旅客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众人一阵默然。
  「现在,把你们的企图招出来,我可以饶你们不死。」叶天龙傲然抱胸,冷声对眼前的众人说道。
  「休想,你现在已经是处在我们的包围之中,还是乖乖的投降吧!」老人的脸上露出一个狞笑,声色俱厉的说道。
  「你们真是找死!」
  话音未落,叶天龙的身形暴起,像是一枝离弦的利箭,斜冲向人群,速度惊人。
  砰然一声大震,那个老人的反应奇快,一脚踢起了桌子,同时挥剑迎上前。
  此时,其他的人也纷纷挥舞手中的刀剑,咒骂着冲过来,毕竟叶天龙的表现也太狂妄了一点,一个人手无寸铁,却反而主动扑向刀剑在手,人数超过二十大关的对手。
  人影纷乱,桌子在劲气下迸裂,惨叫声接二连三响起来。可怕的攻击如雷霆不及掩耳,刀剑在手的人连挥出兵刃的机会也没抓住,三个人在剎那间便崩溃了,被可怕的爪功抓裂骨肉丢出门外。
  这完全是一面倒的搏杀,这些人根本不是叶天龙的对手,一抓一个,得心应手。
  片刻的功夫,被叶天龙丢出门外的已经有十三之多,个个都是骨肉分裂,断手断脚,鬼叫连天。
  剩下的那些人不禁肃然而惊,其实一场混战之中,真正得到机会出手的没有几个,反而都是自己人挡住了自己人。叶天龙的身法快,出手又準又狠,自然是无往不利的。
  「现在你们应该可以告诉我了吧?」叶天龙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店门口,脸上不见丝毫的汗迹。
  「你休想!」一个魁梧的男人厉声大叫:「大家动手!」
  眉头一皱,叶天龙正想再度迎上去,蓦然感觉到身边有一阵异动,甚至连护身的真气都出现一阵奇异的波动,心下微微一惊,刚想退身。
  两边的门柱轰然炸裂,冲出的两把利剑如电,剑身上的光线扭曲,显然速度已经快到极点了。
  紧要关头,叶天龙拿出了全部的力量,身形变幻,硬是从两剑汇合的攻击点转出半步,如果没有这半步,他必然会被威力巨大的两剑击中要害,但错开半步之后,就仅仅是受到一些剑气的波及。
  血光乍现,叶天龙的身上出现了两道伤口。但这样的伤势更加激发了叶天龙的斗志,他手中的天魔圣剑爆出,黑色的剑身和红色的剑气喷出了满天雷电,一剑劈开一名左边那个中年人的顶门。
  剑光斜飞,暴涨,把第二名中年人的右手砍断小臂,接着顺手一剑砍掉了他的脑袋。
  身形如电,叶天龙找上了其他的敌人。
  刀剑狂舞,各种神功绝学发生猛烈的接触,发出惊心动魄的震鸣,气旋迸爆,电闪雷鸣,店里所有的家俱全部碎裂,尘埃滚滚中人影四分,甚至整个客店都在摇晃。